父爱诗书伴我行

王军贤2018-06-16情感文章在很多人的记忆里,父亲是一切的骄傲和仰望,是心目中伟岸如山的英雄。父亲,是那个与母亲真心相爱,给了你生命的人;是那个为了学会换尿布,手忙脚乱满头大...

父亲爱写诗书,我18岁那年,他得知我想当兵,就兴奋地写了一首诗鼓励我:“咬定青山,排除万难,军营熔炉,吾儿伟男!”

在很多人的记忆里,父亲是一切的骄傲和仰望,是心目中伟岸如山的英雄。

我带着父亲的希望走进了绿色军营。临走的那天早晨,68岁的父亲一手拄着拐杖,一手撑着雨伞送我。在雨中,他提笔送我4行诗句:“吾在故乡养身体,尔在军营创佳绩,投笔从戎此分别,父等儿传好消息。”那一刻,父亲啥话没说,目不转睛地望着我,不停地点头。当列车启动时,我突然发现雨中的父亲苍老了许多,热泪不断地从他的眼角往外涌,那刻我才明白父亲为什么如此难过。我是父亲最小的儿子,他素来都很宠我,再加上父亲退休后身体虚弱,母亲又瘫痪了30多年。我走后,他们的生活可想而知,连担水的人都没有……这一切,父亲不能不难过,不能不伤心!可是为了我的前途,他却送儿当兵。

父亲,是那个与母亲真心相爱,给了你生命的人;是那个为了学会换尿布,手忙脚乱满头大汗的人;是那个当你玩累了,可以爬在他的背上安然熟睡的人;是那个在你人生的道路上,以温暖和煦的关爱与你一路相伴同行的人……

步入军营,我在新兵连就被调到机关搞新闻报道,偶尔在报刊上发表一些文章,而后又光荣地加入了党组织。父亲知道后非常高兴,他觉得儿子在不断进步。可是,就在这个时候,父亲来信,说他年纪大了,路远了,不能照顾我,叮嘱我一定要听组织和领导的话,踏实工作,别担心家里的事,同时又写给我一首小诗:“昼夜思日月,风霜伴严寒,相见一片影,远隔万重山。”一年后,我考上陆军指挥学院。接到录取通知书那天,我打电话告诉父亲。他说:“儿子,终于如愿了!祝贺你!当爸爸的一辈子就等你这个消息!”电话中,父亲的嗓音特别大。

孩提时,我们在他的背上长大;年少时,我们在谆谆教导中成熟;成家立业了,我们在不厌其烦的叮嘱中经营着日子。父亲的角色,没有谁能够替代,他对儿女们的影响是深刻的,他锤炼我们的勇敢,赋予我们以责任,教会我们爱他人。

3年后,我第一次探家,高高兴兴走进家门,却让我大吃一惊:父亲躺在床上,身体极度消瘦。那时我才知道,一年前父亲中风瘫痪了。为了不让我担心,他封封家书报平安,一直瞒着我。

父爱没有体贴华丽的话语,没有耳边无时无刻的唠叨,没有日夜陪伴的温柔。母爱的伟大,往往让我们忽略了父爱的存在。实际上,父爱潜移默化地,以特有的、沉默的力量在影响着我们。

他右手瘫痪不能写字就练左手。他告诉我:“我每天给你写几句,一个星期给你发一次信,你不要担心我,要安心学习,圆满完成学业。”从此,我基本上每周都能收到父亲的来信,间或没有收到,我也会理解他,因为他写字实在是太艰难了,但过不了几天,他来信总是要解释说明。

父亲的熏陶和影响是骨子里的。我们除了对他的依赖,更多的是保持着一份敬畏。血脉相承多么神奇,除了面容和生活习惯相似,成年以后,连我们的言谈举止都有了父亲的影子。

1994年上半年,我有两个多月没有收到父亲的来信。我感到特别奇怪。但考虑到可能是父亲想到我快放暑假回家了,就不给我写信了。我也就没有多想。放假后,等我带着给父亲治病的药回到家时,才知道父亲在一个月前就离开了人世,我见到的只是他的墓碑和遗嘱。遗嘱是用圆珠笔写的:“革儿,我死后不通知你,是怕影响你的工作,不要责怪家里的人,是我让他们这样做的。希望你努力进取, 刻苦学习,为部队多作贡献。我给你留下的东西只有书房里的书,那是我工作40多年的积蓄,是我一生的财富……”看完父亲的遗嘱,我呆了很久。我的泪水一点一点滴在纸上,仿佛变成父亲苍老的面庞和励志的诗句。

本文由pt电子游艺发布于问题咨询,转载请注明出处:父爱诗书伴我行

相关阅读